今年3月24日,美国“知名”互联网巨头脸书(Facebook)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公司会“保证我们的服务在Covid-19疫情爆发期间稳定且可靠。”

  然而,这个连创始人都可以为了抹黑中国,在听证会上满嘴跑火车的企业的声明,究竟有几分可信呢?

  如果以涉及公共卫生,甚至是新冠疫情的信息处理为标准,那么他的可信度应该是16%。

  对于一个以传播信息和社交为基础的产品,如果在这些涉及生命与知情权的话题上,只剩下了不到两成的可信度,那这无疑是一件悲剧,而关于脸书的悲剧,关于16%这个数字从何而来,还要从这里讲起……


  8月19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一份报告发出了警告,“脸书威胁公共卫生”。而在报道中,BBC提到了一个名叫阿瓦兹(Avaaz)的组织,这个组织关注了在脸书上来自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这五个国家的账号,并且对这些账号的内容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分析。认为尽管脸书方面对一些假信息进行了所谓的“事实查证”(Factcheck),但只有16%的假信息被打上了警告标签。而上文脸书可信度只有16%的数据,正是这个组织的“研究成果”。

  阿瓦兹组织的负责人法迪·古兰(FadiQuran)表示:“脸书的算法成为了一个对公共卫生的主要威胁。扎克伯格承诺过在疫情期间提供可靠的信息……但他的算法却毁掉了这些努力,将27亿用户中的许多人推向了传递错误医疗信息的网络。”

  不过,在BBC的报道中,我们也看到了脸书方面针对此事的回应:“这些发现并无法反映我们(脸书)做了什么。“

  脸书方面在声明中辩称,“我们和阿瓦兹组织有相同的目标——限制错误信息。多亏了我们的全球事实核查网络,从4月到6月,我们对9800万条关于Covid-19的错误信息贴上了警告标签,并删除了700万条可能导致危害的内容。”

  声明还称,“我们已经引导超过20亿人从卫生部门获得资源,当有人试图分享关于Covid-19的链接时,我们会给他们显示一个弹出窗口,将他们与可信的健康信息联系起来。”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么?看看阿瓦兹组织的报告中都写了些什么。

  这份长达33页的报告在开篇就明确表示,脸书在疫情期间没能保障人们的安全和知情权,“涉及全球的卫生假信息传播网络至少覆盖了5个国家,去年(2019年6月-2020年5月)在脸书平台上获得了38亿次的阅读量”。

  此份报告还透露,这些传播假信息的网站内容的传播还在2020年4月达到峰值,在脸书上的浏览量达到大约4.6亿人次,而这正好是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大流行的时间。

  数据来源:阿瓦兹组织报告,2019年5月28日-2020年5月27日数据

  为此,阿瓦兹组织在网上追踪了82个已知的传播关于健康领域假信息的网站并找出了其中的前10名,而这些假新闻网站的核心内容都通过脸书的页面、群组和个人资料链接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而排名前10名的这些网站,更是贡献了假新闻阅读量(上文中的38亿次)中的40%,即15亿次,排名第1位的Realfarmacy网站就有大约2.5亿的阅读量。

  而据该报告介绍,这10个假新闻网站传递的信息的阅读量也远远超出了世界上排名前10的官方卫生机构的网站。而就在全球疫情急转直上的4月,假新闻网站的阅读量约是官方卫生机构网站阅读量的4倍。

  可惜的是,这么庞大的假信息当中,脸书出于某种原因只给16%的假消息被打上了警告的标签,而其余的84%即使被第三方组织,或脸书的合作伙伴事实核查了之后,也没有被脸书列为虚假信息。打上警告标签的16%,如果换个标题,换种语言,或者更改一下部分内容,就能摆脱警告标签,“换个马甲”之后再顺利于用户之间反复推送。

  真的有这么牛的假新闻网站?

  秉着不偏听偏信一家之言的原则,我们成功地找到了排名第1的Realfarmacy网站。

  在脸书上,Realfarmacy网站的公共主页仍“健康地”存在着,获赞118万,还有118万的关注者,而其机构身份是“新闻与媒体网站”。

  哦?难道是新闻界的同行?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于是翻看了一下这家“新闻网站”的内容后,我们发现是这样的。(下图)

  “25岁以下的人,新冠病毒的致死率是百分之0.00008,也就是125万分之一。”这个论调是不是很熟悉?

  没错,就是现任的美国大统领唐纳德·特朗普为了推进自己的复产复工,表示“年轻人对新冠病毒几乎免疫”。而这些极右网站又是它最忠实的粉丝。

  这个网站的脸书专页上充斥着这样的信息:“如果口罩管用,为什么要保持6英尺的距离?如果6英尺管用,为什么要带口罩?如果这两个都管用,又为什么要封城呢?”

  这种言论就不需要多做解释了吧?而直到现在,这个Po文仍在脸书上安然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741条评论和1083次分享似乎也告诉我们这意味着什么,这样具有误导性的反智信息并没有得到脸书平台的事实查证(Factcheck)。

  于是,我们打开了Realfarmacy网站,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景象。

  是的,如果输入COVID-19或者Coronavirus搜索,得出的信息中,可以明显看到某邪教组织御用喉舌《大X元时报》的假新闻,里面更是一以贯之的妖魔化中国的表述。

  再例如,病毒是武汉的实验室制造的陈词滥调。看到这里,我们似乎发现了为什么这样的信息没有被“事实查证”的原因……

  就是这些反智的新闻来源和论调,获得了2.5亿的阅读量,而“立志”于提供可靠信息的脸书和扎克伯格竟然还能对他们的“全球事实查证网络”一番吹捧。

  阿瓦兹组织报告称,Realfarmacy网站2013年通过一个在巴拿马的私人服务机构注册,该网站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以及网页上推荐购买所谓“医疗产品”的抽成。它在脸书上分享了很多关于COVID-19疫情的虚假信息和阴谋论,和它的三个负责传播的脸书页面在一年的时间里就获得了5亿的阅读量,成为了目前为止涉及医疗卫生的最大假新闻网站。

  而这庞大体量的网站,也只是涉及疫情的假新闻网络中的一小部分。

  一、假新闻就假新闻,凭什么是脸书的算法背锅?

  脸书用户普遍会关注大量的账号,每当他们打开应用时,就可能在自己的主页上看到上百条更新,脸书将其称之为这些内容“新闻提要”(NewsFeed)。报告表示脸书的算法会根据一系列变量和计算来决定用户哪条内容会在“新闻提要”内得到更高的位置。

  这非常重要,对于上百条的内容更新,人们可能看了前十条就不再往下看了,所以脸书的算法原本倾向让人们看到更重要的内容。如何决定一篇帖子重要与否?它收到的反馈和评论的数量,用户对群组内容和页面帖子表现出兴趣,都会让这篇帖子在“新闻提要”上的位置提前几个,在疫情失控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假新闻”都曾被这种算法放大过。

  比如说5月4日一篇名为“美国医院正在通过将病人死因定为新冠病毒拿到更多工资”的文章走红。

  它引用了福克斯新闻对一名医生兼共和党议员的一次采访。将他对如何确新冠死亡的评论解读为“美国医疗机构鼓励医生们高估新冠感染人数”,这样医疗机构就能从联邦政策上获得补助金,所以美国根本“没有”那么多新冠确诊病例,这些数字都是医院为了钱编出来的。

  就是这样一篇诋毁医疗人员职业道德,唯恐天下无人不感染的文章,通过脸书的推送机制与阴谋论者的转发,迅速在用户之间传播。

  而此时的文章评论区变成了阴谋论者的狂欢:“收治一个新冠病人,医院就可以赚17000美元,给他们带上呼吸机则能赚39000美元!而这其中的80%又死在上面了。纽约州的护士都说了:我们这是在谋杀!”

  到头来,当这篇文章还是被一个第三方核查机构LeadStories证伪的,脸书在防控这样的假新闻上毫无作为。

  但到此刻为止,Avaaz预计这篇文章已经收获了1.6亿的阅读,在人们最需要医疗机构的时候,搅黄了医疗系统为美国群众做的心理准备和保护性措施。

  再比如说中国人已经很熟悉的5G辐射谣言,也是通过脸书的算法而广为人知的。

  Avaaz调查了一篇名为“5G-一场缺乏共识的全球人体试验”的文章,它声称“5G将会使用24G赫兹的“超高毫米波频率”,从而扩增无线辐射,导致癌症,并造成永久的DNA受损。”它在脸书平台上一共收获了1300万的浏览。

  正如上面几个例子所表明的,涉及健康内容的误导性信息往往是刺激且耸人听闻的,因此这些内容会获得更大的关注,从而在“新闻提要”中窜到靠前的位置。

  Avaaz表示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看到这些刺激的“假新闻”之后,不明真相的用户会主动去评论,互动,甚至关注这些散播假新闻的主页。

  这些行为都将被算法解释为进一步在新闻提要(Newsfeed)中推送这些内容的原因,继而增加这些假新闻的曝光度,进一步扩散虚假的健康信息。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算法始终如一地为人们提供涉及健康的误导性信息,让更多人成为潜在受害者。

  同时,脸书还承认在该平台上仍然有约1.25亿个活跃的虚假账户,数量惊人,它们不是机器人就是水军,但也在不断地扭曲算法,使新闻推送无法对应真实用户的需求。

  Avaaz在报告中指责到,在2018年剑桥分析通过脸书收集用户数据,帮助特朗普大选的丑闻曝光之后,脸书曾宣称它会重新设计“新闻提要”的算法来让“更多用户与他们真正关心的话题互动,虚假信息将会在未来失去80%的阅读量”。

  扎克伯格这一努力的尝试,同时也是对算法会帮助扩散假新闻的一种承认。但是这种尝试现在被证实为是失败的,脸书的算法成为了“假新闻”网站的武器,一旦出手就能影响百万单位级的用户。而这种算法始终偏向于虚假信息,并在增强他们的传播能力。脸书对改变算法的承诺到目前都没有得到兑现。

  二、被社交媒体操控、牟利的恐惧与愤怒

  2017年,美国《石英》杂志就讨论了社交媒体在制造人们焦虑和传播恐惧和假新闻中扮演的角色。

  当时的报道讲了一个故事,一位名叫克雷格·斯宾塞的医生,在参加了几内亚治疗埃博拉病人的任务后返回了美国纽约休假,在被隔离很久之后被病毒感染。他按照要求通报了自己的病情,并且专家保证了他对公众不会造成危害。

  而后面的剧情在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帮助下”却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石英》杂志网站用上面这张图描述了这个信息被CNN、纽约时报和福克斯新闻网加工的过程。

  CNN:“纽约的医生埃博拉检测呈阳性”。(缺少:专家表示对公众不会造成危害)

  《纽约时报》:“纽约的医生感染埃博拉病毒而生病”。(缺少:专家表示在感染之前就已经被隔离)

  福克斯新闻:“纽约市医院病人埃博拉病毒检测呈阳性”。(缺少:在公共场合时并未感染)

  这还只是美国传统媒体的“功劳”。人们以为到这儿就为止了么?不,在后面的24小时中克雷格医生变成了纽约城最恐惧的人。

  随着各大新闻实体争相利用人们对埃博拉的集体恐慌,一股疯狂的诱导式点击和可怕的叙述方式出现了。而在社交媒体上更为严重。社交媒体争相炒作,信息爆炸式增长,每一秒就有6000条推文被发出,这使得疾病控制中心和公共卫生官员们争先恐后地遏制向各个方向传播的错误信息。人们的恐惧伴随着这样的信息广泛传播,如影随形。这种情绪化的反应以及与之相关的媒体为报道此事机构带来了数十亿的阅读量。

  然而可悲的是,恐慌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但数十亿美元直接变成了这些社交媒体的广告收入。在歇斯底里的情绪结束之前,通过算法,与埃博拉信息有关的媒体的数百亿美元不动产被买进或者卖出。

  也就是说,人们的恐惧变成了假新闻传递的动力,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点击和阅读,最终成为社交媒体巨头腰包中的钞票。

  巧合的是,就在今年,当美国拥有600万新冠感染病例,17万人死亡,美国经济面临重大挑战,不少人因为疫情而失业,动荡的时候,帮助平台上84%的新冠假新闻大肆传播的脸书营收与扎克伯格的身价,却涨了。

  因疫情原因赋闲在家的大量用户,直接让脸书广告收入上涨了,在美国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内,脸书股价也随之涨至历史新高,市值8617亿人民币。

  让我们回到《石英》网站在当时的报道。在很多方面,社交媒体的核心算法就是我们对事情的反应。他们正在绘制人类自然的行为和倾向,我们会点击什么,我们会因为什么愤怒,我们会喜欢什么。这些反应就是我们的一部分。但这些行为中也包含了我们最坏的偏见、非理性的恐惧和坏习惯。

  我们必须设计这些算法来解释它们。如何可靠地捕捉人脑的注意力是21世纪最重要的新趋势之一。这一发现就像我们历史上的每一项重大发明一样,有着难以预测的意外结果。如果我们希望继续生活在一个共同的现实中,我们必须愿意以清醒的头脑看待这些结果。

  三、脸书改一下算法不就好咯?

  脸书却好像对是否让其用户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不太在乎。根据新闻守卫(NewsGuard)的数据,在能够确认出政治倾向的假新闻网站中,有90%都有保守主义倾向,而超过65都来自于由美国的极右翼网站。他们的谎话基因都与其领袖特朗普总统可谓是一脉相承。

  但对于扎克伯格来说,对虚假信息的纵容,则是他对“言论自由”的细心呵护。他在乔治城大学的一次演说中公开表示,“言论自由的能力一直是世界民主斗争的核心,只有最专制的国家才会一直限制所有人的言论。”而脸书为了让民主与“言论自由”得到贯彻,选择让其平台上84%的虚假信息为所欲为。我想这84%虚假信息的点击量不会给脸书带来太多的广告收益,但政治上的收益,可能就不一样啦。

  美国的有些媒体已经把脸书认定为美国右派的大本营,有位《纽约时报》的记者记录过最常被分享的十篇脸书帖文,他们几乎总是被福克斯新闻,DineshD’souza,ForAmerica这样的保守派声音所占据。

  2019年,在Google和Twitter这样的平台纷纷禁止政治广告在平台上部署之后。脸书却特立独行,表示他们不会禁止政治广告的投放,宣称这可以让更多的NGO,非盈利组织,社会运动的声音被更多人听到,但不会对政客们的发言做任何限制,我们都知道最终受益的会是谁。

  特朗普竞选团队在脸书于19年打算禁止政治广告时就发过推:重要!脸书想要夺走我们重要的工具,那些用来帮助我们这些被大企业和媒体无视的声音,被更多美国人听到的工具。

  2020年9月3日据CNN报道,面对舆论攻势对脸书可能干预选举结果的强烈声讨,扎克伯格决定于大选前一周取消政治广告位的售卖。但是如果政客们这一周前就购买了广告位,他们的政治广告依然可以在大选前推送,撒下任何他们用来愚弄选民的弥天大谎。

  扎克伯格将脸书这样政治化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他在听证会上高呼TikTok会对美国人的数据隐私产生威胁后。今年8月,特朗普政府就通过砸自家自由市场的招牌,帮他除掉了竞争对手,送上了一份大蛋糕。

  这些漫天飞舞如雪花般飘散的谣言是不是造成某些地方疫情失控的其中一种原因?是不是某些人拒绝科学的“科学”依据?脸书这个平台,是不是因为某些政治利益,故意纵容一些有针对性的谣言?这些媒体们曾经追着扎克伯格问的问题现在仿佛已经不证自明了。

  Avaaz的报告为脸书提供了两个解决办法,一是为阅读过假新闻的用户提供正确信息。二是给算法“排毒”,让那些虚假信息的发送者的信用等级下降,从而减少假新闻在新闻提要中出现的次数。但我们可能永远都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